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桑 椹

来源: 新文学汇集 时间:2021-10-14

桑 椹

1.

今日,她要一人独行,不携带,不尾随。.

只想,在这块绿天绿地之中,谁也无需观看,谁也无需遐想,谁也无需在乎。只看河水,如何起涟漪,只看远处的山,如何冒烽烟,天上的云,又如何缱绻而来,再缱绻而去。

她知,人生就只是人生,无论繁华,萧瑟,都会有山水。

山,不外是水的一种姿态——散漫,水,亦不外是山的一种形式——凝固。就像躯壳不外是灵魂的固体,死,不外是生的未来,万物来去,都有由宗.

2.

她看见一盆无比乌黑却洒满阳光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的桑椹。此刻,她那些灿烂的迷惑清晰起来,散发出旖旎之光。

上前一步,观看,偏着脑袋。

眼眉里全是惊喜。

它们玲珑,色泽凝练,有一种层出不穷肆无忌惮无法遏制的漆黑的美。在它们身上,似乎黑暗多过光明,且都气势磅礴,异常芬芳,令人沉溺不休。

她看见它们并不因为被人采摘而落魄,萎靡,也不因为有人会将其买下,咀嚼,品尝,吞咽而哀伤。它们的色泽里散发出来的,全是铿锵,全是对消逝的另一种诠释。似乎生,只是生,仅此而已,而死,却是一种磅礴的另一类生的悄然再现。

于是,她看见这些桑椹全身都在一簇簇黑色光环下簇拥成团,冒着时光的青烟,紧紧地,无休无止地致密。

她想起清·叶申芗《阮郎归.桑椹》中她很喜的几句:南风送暖麦齐腰,桑畴椹正饶,翠珠三变画难描,累累珠满苞。

3.

离开,再次独行于那条铺满玫瑰红与柑橘黄交错的梅花形路砖的河堤,一些带着湛蓝又带着黯色的往事奇奇怪怪地彼此靠近,像极炎热靠近严寒,又像极,光明靠近黑暗。只不知,如此,是光明的到来,还是黑暗的到来。又不知,是希望的到来,还是绝望的到来。不过,她甘愿在光明之中看到黑暗,又甘愿,在铿锵之中看到萎靡。

甘愿,带满一身茁壮的绝望,和姹紫嫣红的寂寞,走向一个凄寂之地。

让它盛开,绽放,以王的姿态。

4.

她不害怕。凄寂自有凄寂的绝世优美。就像一块绣满花朵的老布,粗大的毛孔里总都填满针脚,横的,竖的,都要一针一针地走过,当很后一针完结了,无需打结,无需寄放,只需在时光的空间绽放时光,在孤独的针孔上染一生跟随,便可。

无论,老布跟随花朵,还是花朵跟随老布,都无所谓,只要,跟随,便可。

5

原本,没有彻底的跟随,亦无彻底的遗弃,但那些绣满光明或茁壮,都只是一种杂说,就像说书人想将主角说得伟岸,或渺小,又像唱歌的人,想提高音质而故意抬高音阶。

她知,一些光洁,铿锵,就像地表浮尘,都暗含着一些无法言说的苦难,比如花朵绽放的时候美丽,而孕育与凋谢,谁又能体味它们的寂寞?谁,又能真正体味得到这些花朵经历黑暗之时一种难以言说的盛鼎的苦难之味?

6.

她要在这个孤独的布满老茧的时光之中完成一些之于她来说比较有价值的缠绕。

缠绕,是命运的赠予,又是时光落在人身上用来打发人心的能够让人起伏,宁静,恣睢的向往。

7.

她要如此茁壮,如那些桑椹一般,让黯,亲吻黯,让忧伤,抚摸忧伤。

武汉专业治癫痫
西安癫痫病医院怎么走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