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灵魂问题

来源: 新文学汇集 时间:2021-10-30

灵魂问题

作者:刘经建

 

没有什么

利益当然利害关键利润肥账

比灵魂问题显得

更重大了

灵魂工程的钻探与重建

也从没有象面前面临面对的

这样迫在眉睫

如此刻不容缓

 

无论活在

怎样一种花言巧语的

阳光下,也都该承认了

一一人们一直都属于

灵魂问题上的

失败者,逃亡者,游离者

多少人做了一辈子和尚

从来没有那一时那一刻

噹噹噹,噹噹噹撞响过

灵魂之大钟

 

人类似乎对于自己

有没有灵魂从来都没有

真正关心过过问过反思过

太多的人外出办事

太多的人操劳一生奉献一世

从来都不知道必须要

携带灵魂启程上路

拿上灵魂刻骨铭心

 

人们务工

从没有想着铸造自己

灵魂的自由模具

人们务农

从来都不知道划一块地亩

交诸于灵魂耕耘与收获

人们学习人们一日三餐

吃的几乎都是别人

啃过的骨头吃剩下的馍

 

任何很劣质的言谎都能

使命感十足的

轻松愉快的

登上时代风流大舞台

是的,没有灵魂的人

固化性的六神无主

把盲从轻信遵服

当光荣当使命当归宿

无论别人怎样放风般

说出几个字

留下几句话

踩出几串痕迹

大家都齐心协力摆上桌

当鮮味,当美歺,当供奉

 

那些被古今或今古

有一无二的贪欲婪念

所污染所约禁的

一笔一划,苦思殚精

无法舍弃任何一个別人

沾着遥远的涎水

在现实利益一统化版图上

所编织编号编排而出的

随便什么东西

或意志

或窒息

或至高而下

 

好死莫如赖活着

管它灵魂几世轻

这是世象

还是常识常规常态

这是泪伤辽阔

还是病态式鲜花掌声

 

固定自己无法所自持的

加强自己无法所操纵的

那圆心般的愚昧无知

那高高飘扬在下的灵魂

然后出卖灵肉的版权

然后把很劣根性的

那部分姿色,献给某个

从来都不认识的

一块顽石,一只牛车

一条永无尽头的磨道鞭声

哦,这幸福的劫难呀

已在某处时光辉煌里

某篇文字膏肓里

深深筑下

方向性巢穴

根源性论坛

 

围绕灵魂尽可发声发问

多少年前的那只卵蛋

还没有破壳而出么

从没有嗟来之食于人间过么

从没有长大成鸟展羽而飞过么

数数吧

看现实主义的古河滩上

瘫痪着多少颗

椭圆形稳固的灵魂

枯坐一生

不思展翅之乐

渴望着满河两岸

那苦难的光荣与重逢

 

砍削灵魂的棱角

既是外在使命,但同时

其实又是无需任何别人

轮番动手的内在积极响应

作为饥荒之魚虾之螺牛

听见一两句落水响声

即视为大而香美的诱饵

前去主动上钩

这样的出水入锅以及

甘受蒸煮焦炸

越来越多地汇入史记以内

 

在理性熄灭的歌声里

趋附跟风的肉麻昧愚

总是得到帮从性喝彩

引起一连串鸡鸭式扬颈共鸣

这不能不说是一部又一部

很辉煌的

敲门声,青云上,升天史

 

瞧,人类多象一群群

无灵魂倒影的旱鸭

躺倒在沙化的火焰上

炼冶自己的屈臣能力

无灵魂的人之兄弟姐妹

一天天做着

一场场无灵魂游戏

唱着跳着

一首首无灵魂歌舞

写着撰着

一篇篇无灵魂之文之书之诗

 

历史当楷模

现实尤依然

遵循着古董和新玉共用的

局作、镌刻、点化之要义

千万別把灵魂异化后的

这玩意儿看得太高贵了

文字笔下的风声现状往往是

在真正的文化文明面前

它连很丰满或很骨感的

下跪

都不配

 

固此,一旦提到这种

公开的人性隐痛

就想冲破境界的限制和

理想式擒拿

前去把整个寂寂世界

毁容数度

让枉然逝去的无数青春

无数灵魂

重生

 

幸福不能被完美所复制

因为它被繁冗的阶层划分

拆解得九零十落八分七配

元气由根断裂

而命运的多舛却可以被

无限期征用

而灵魂的摆渡更兼具

新鲜的曲折艰难

这主要是在于

灵魂该不该每日被清洗

灵魂这个词组该不该出现

甚至灵魂该是个什么东西

到底有没有灵魂存在

谁能真正知道这其中的

历史迷结与理论棋局之幌幌呢

 

真正的危机

是灵魂流离流失流放流亡中

日益突兀与扩延的危机

真正的伤痛

是灵魂血肉精细分离之中

所养殖的切肤之痛

 

固而我目前很想看到的事实是

在越来越集中的沙尘暴中心

柔弱或者坚持中的灵魂们

能否获得

短暂的喘息机会

和生存繁衍下去的能力

是呵,谁会拒绝

那如饥似渴,一生寻觅而

始终难以到手的

灵魂意义上的人间温暖呢

怎么治好癫痫病
局灶性癫痫能治疗吗
治疗癫痫的医院排行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