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励志文章 > 正文

苍生除夕夜

来源: 新文学汇集 时间:2022-07-26

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们,也许您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1960年,一个轮回如常的除夕之夜,北风呼啸,白雪皑皑,千里冰封。世界一切归于静寂与黑暗,凄凉与苦难。

路上行人稀少,所有的喧嚣尘埃落地,烦脑与不悦尽深埋在心底;没有美酒的飘香,没有鞭炮的鸣响;没有佳节的喜悦,更没有对生存的笑语;也许静默也是一种节礼……

那时候,农村还没有电灯。微弱的蜡烛火花在微风中飘忽着,忽明忽暗,只显示着生命的存在和对希望的期盼。经历了连续三年自然灾害,在饥饿的死亡线上挣扎的人们,能傲到今天,算是很大的幸运。

安徒生的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里的小女孩,她在除夕之夜期盼着那只烧鹅,可是,正在长身体的我,在这个除夕之夜只希望能饱吃一顿大米饭,让我吃饱,可又谈何容易?

多病的父亲,加上幼小的我们兄妹几个,全靠母亲支撑着这个在风雨中摇晃的家。长年累月,债台高筑,缺衣少粮,那是家常便饭。就在这样一个传统佳节,妈妈无奈之下,不得不利用农闲,背井离乡,扔下她的一群子女,抛下她的亲人,到上海帮人家做佣人。

过年母亲不在,何谈合家团聚?

除夕的晚餐,我们没有围桌而聚,把酒而欢。爸爸从冰冻的河面上捡回了一只死猫,剥了皮,烧了二大碗,我从爷爷那里抓回了一只乌龟,又煮了半锅子罗卜,这就是我们除夕的“佳肴”。家里仅有的一点大米,爸爸又放上点罗卜茵,煮了半锅子,可是,就这样我们还只是吃了个半饱,还不知明天大年初一,以何物来充饥?

几十年已经过去,我们的*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佳肴’天天有,穿的是毛和绸,住的是小洋楼;‘屁股’上冒烟,荧屏上再见;我们的下一代对此又有何感想呢?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继发性癫痫病真的可以治好吗?
哈尔滨癫痫正规大医院
黄冈的癫痫医院哪家医治好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