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石头懂得沉默

来源: 新文学汇集 时间:2021-10-14

石头懂得沉默

小时候,我是个内敛的人,总不愿多说话。后来,在一位“本领高强”的语文老师的“调教下”,我爱上了语文,继而也爱上了语言表达,爱上了“说话”。

久而久之,我便练就了“良好的口才”。口才好自然不是什么坏事,可话太多,就不见得是什么好事了。

记得有一次上体育课,我和几个同学踢球踢得正欢,几个高年级的学长却跑过来叫我们“滚下场”,还说什么“小屁孩儿踢什么球啊!”

听到这话我自然不快,“回敬”道:“小屁孩说谁啊?”

那个高年级的“大傻个儿”立马回道:“小屁孩说你!”

“哦~”我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小屁孩在说我。”

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立即气得暴跳如雷,眼看就要走上来教训我一顿,还好体育老师及时驾到,为我解了围,说不如大家一起玩儿,来踢场比赛。就让他们高年级的选七人,我们低年级的选七人,来场公平的较量。

体育老师说是“公平”,可这哪儿有真正的公平可言呢?

首先,看那一个个高年级的,壮得跟一头头野牛一样,估计我要是被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撞到了,都会立马飞出去——还得是从足球场的这头飞到那头。

其次,他们当中有好几个都是校足球队的,那一个个的可都是“练家子”。可我们呢?都只是平时踢着玩儿,根本没系统地训练过。

像这样比,我们一定会输的很惨。

于是我们向老师提出抗议,他便也退让了一步,说只要我们赢了,他就请客给我们每人都买一瓶喝的。如果我们输了,啥也不用干。但前提是他要加入到高年级的那一队去。

听到这儿,我满口答应了下来。

其中一个高年级的冷哼了一下,拍了拍脚底的球鞋,不无狂妄地说:“还真是‘出身牛犊不怕虎’。跟你们踢?我怕侮辱了我的阿迪。”

说完他就甩头,转身走了。

我刚想顶回去,一旁的同学拉住我说:“别闹了,还是好好踢球吧。”

于是,我忍了下来。

其实,我还真不像那个高年级的说的那样是“出身牛犊不怕虎”,我早已在心中盘算好了。这比赛,假如我们真的“走狗屎运”,赢了的话,不仅能喝上老师给我们买的喝的,还能让那些心高气傲的高年级的人大跌眼镜。何乐而不为呢?假如我们输了,他们赢得也不光彩。况且我们还不会失去啥。总而言之,我们不会真的吃大亏。

于是,一场“公平”“公正”“公开”的校级足球大赛,在球场上气势如虹地展开了。

一开始,我们根本不占优势,几乎是被他们全盘压制着。

他们在一起踢球早已踢出了默契,他们甚至只要互相传传球,就能令我们无从下手,把我们“玩儿”得团团转。

而我们呢?根本没一丝赢的可能。我们就像一只只无头苍蝇,只会追着球跑。看到球在哪儿,就往哪儿追。这样怎么可能赢过他们?

后来,对方的守门员实在是闲得无聊,就直接跑下场玩儿去了——因为我们根本没把球踢到他们的半场过。

可就在这时,我的队友抢断了他们的一个传球,在我声嘶力竭的呼喊下,队友把球传给了我,我也不管什么技术啊,配合了——我们根本就不会这些。

反正就是带着球向着对方的大门冲,冲,冲。

中途也有好几个人来拦我,可我瞬间如“梅西附体”,在一个个自觉精彩的过人之后,在对方没有守门员的情况下,我用尽吃奶的力气一脚把球踢进了对方的大门。

那感觉,太妙了。

之后,我们就凭借着一球的优势,一直将时间拖完了。

也就是说,我们赢了。

高年级的人都灰溜溜地跑了,只留体育老师一个人一脸无语地站在球场上。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校队的队员竟输给了一群不会踢球的小屁孩儿……哈哈哈……”我当时简直是得意忘形,竟这样指着老师说话。

老师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因为球队是他带的。我这样说,不等于是在嘲笑他无能吗?

他转身就走,可我完全沉浸在胜利的狂喜之中,继续口无遮拦:“你还没请我们喝东西呢!”

老师气得都快要吐血了,哪儿还想请我们喝东西?他继续埋头向前走,没理我。

不顾同学的阻拦,我冲着他的背影大嚷:“你还是不是个老师啊?!明明是你自己说的如果我们赢了就请我们喝东西!你言而无信!”

那时的我真是机智无比,聪明万分,敢怒敢言,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无奈之下,老师给我们买了六瓶喝的。

“还少一瓶!”我又提醒道。

老师沉声对我说到:“你,就不用了吧?”

说完,他就走了。

我又冲着他的背影大嚷:“为什么?”

可是这次,他没有回答。

事后的那天晚上,我独自一个人坐在巷子尽头的小河边。

月光依旧,只是月下的人儿,内心难以平静。

百无聊赖,我便捡起小石头扔向水中。

“咚”。

我还是觉得今天的事是那个老师的错。

“明明是他自己说的只要我们赢了就给我们买喝的,到头来却要反悔。说话不算话,言而无信,哼!”

我嘴里小声嘀咕着。声音小的连我自己都难以听清。仿佛是在说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其实我完全不用这样,因为当时已经很晚了,不会再有人出来,就更不会再有人来听我说些什么了。即使是已经说出的话,也马上就被吹散在了风里。

可是,扔着扔着,想着想着,我的想法却变化了。

当时在场的有那么多人,怎么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大嚷呢?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敢怒难言”呢?难道其他人都是哑巴吗?

脑海中不断有问题涌出,而手中的石头依旧沉默着。它沉默地躺在我手心,一股凉意从我的手心流到了心底。

是啊,石头懂得沉默!

无论外界如何变化,石头的心总是坚硬的,石头总是沉默的。

从那以后,我开始试着学会沉默。

不久,我便尝到了沉默的“甜头”。

学校组织征文比赛,我报了名。

可老班送给了我一个晴天霹雳——我上周的语文考试竟然没及格!

对此,那些“混日子”的同学终于寻到了乐子,四处大肆宣扬:我,一个语文考试不及格的人,报名参加了作文竞赛。这简直叫人笑掉大牙!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厚脸皮之人”!

当天放学,天上下着牛毛细雨。每一滴落在我的脸上,都像是一个手雷炸开了,留下明显的痕迹。我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大街上,活像是一只孤魂野鬼。

回到家,老妈对我有伞不打,甘愿被雨淋的文人骚客般的“闲情雅致”“大加赞赏”,说什么:“你脑子坏了吗?”

我指着自己的脑袋,回她一句:“我脑子坏透了。雨淋的。”

话音刚落,我便一脚把卧室的门踹开,走进去,又一脚把门踢关上(现在想想,我卧室的门也挺不容易的,都数不清有几回被我踹坏脑子了——假如它有脑子的话)。

卧室里,我一个人坐在窗台上。天已经半黑了,风吹在人身上,仿佛是要勾走人的魂。

但是,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中,我抱着随时会被风吹下阳台摔成粉末性骨折的危险,写下了一文。

一个月后,竞赛的结果出来了,我的文章被评为年级组*一名。

那天放学,我拿着印着大大的“一等奖”的荣誉证书走到那曾经嘲笑过我的同学的面前。

他们不敢看我,我冷笑了一下,接着便在他们面前把那荣誉证书撕得粉碎,洒在他们面前。

整个过程我一言不发。

撕完我转身就走。

走时我仍沉默着。

因为我知道,一个沉默的背影要比一万句,一亿句大话都更有力量。

我同样知道,在沉默时,我其实是在用一颗又一颗坚硬、沉默的石头撞击着他们的心灵。

那天晚上,我再一次坐在巷子尽头的小河边。

月光更加灿烂。

我再次手握石头。它还是冰凉的。但我学到了一点它的沉默。

是它让我懂得了沉默是很有力的语言,沉默是很高远的境界。

小儿癫痫有治疗的吗
西安哪家看癫痫病医院好
癫痫病好治疗吗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