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鼾声

来源: 新文学汇集 时间:2021-10-29

鼾声

那还是一年前在长沙的事了。

那晚夜半,好梦正酣,被室友骂骂咧咧吵醒,起初以为他梦呓,黑暗里轻笑一声,翻转身继续大睡。不料没多久,又被他骂骂咧咧吵醒。

突然发现他床头有光,敢情他在玩手机呢。当时,心里有些生气,就用不悦的语气问:“这三更半夜的,怎么还不睡啊,跟谁吵架呢。”

没想到对方恶狠狠地来一句:“你那么大的鼾声,我能睡得着么。”敢情我的鼾声弄得他无法入眠,忍无可忍,一边玩手机,一边在骂我呢。

我的鼾声真有那么恐怖么?这不由让我回想起十年前的杭州之行。当晚,我和天山、牧阳三位好友平生*一次同处一室。是夜,我基本没睡着,一直在欣赏他俩此起彼伏的鼾声。

天山体形宽硕,鼾声也似洪钟大吕,一会穿云裂石,一会惊涛拍岸。牧阳身材修长,气质潇洒,他的鼾声也斯文许多,颇有悠扬婉转之韵味。

 下半夜,我实在太困了,再无欣赏他俩鼾声的兴致,不仅如此,天山如雷的鼾声,老是在我耳畔炸响,根本让我无法入眠。万般无奈,在黑暗里,我摸索着找到一张纸巾,揉了两个小纸团塞入耳孔,方才迷迷糊糊睡去。

 次日清晨,我睡意正浓,就被他们两个叫醒。我有些不甘,刚要愤怒声讨天山的鼾声,不料,他俩却联合起来,一致声讨我,说我的鼾声太恐怖了,让他俩一夜未睡,这不,天刚亮,就忍无可忍地把我叫醒了。

 “什么叫一夜未睡?至少上半夜未睡的是我好吧!”我一把掏出耳朵里的纸团,“要不是你们的鼾声太厉害,我用得着往耳朵里塞纸团么?”

 在证据面前,他俩承认,他们只睡了上半夜,下半夜待我鼾声一起,就把他们吵醒了,此后再无法入睡……

 从那时起,我大概知道了我鼾声的厉害,但到底有多厉害呢,我并不清楚。

 十年后的今天,我的鼾声居然让一个室友骂骂咧咧一晚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我心里疑感,决定证实一下。

 为证实我鼾声的能量,我按下手机的录音,继续大睡。此时,才凌晨三点。

 一开始,想着录自己的鼾声,莫名的兴奋和期待,一时翻来覆去睡不着。同时,希望室友趁我鼾声重起前,赶紧入眠,否则于心不安。直到听到室友的鼾声微微响起时,我方才放心入睡。

 再次醒来,已是凌晨五点,这回不是被室友骂醒的,而是自己醒来的,因为我潜意识里,想尽快知道自已鼾声到底怎样。值得欣慰的是,室友可能真的太困了,此刻尚在呼呼大睡呢。

 为了不吵醒室友,我插上耳机欣赏自己的鼾声,然后就着自己的鼾声,继续睡觉。

 然而,耳机里传来的鼾声,还是把我吓坏了。

 老实说,我的鼾声并不如天山的那么响亮,但它的可怕之处,在于毫无节奏,又不按套路出牌,可谓粗暴疯狂。比如前面原本轻微的呼吸,如涓涓溪流般娴静,突然间发出尖厉的长啸,就好像你在小巷悠然地散步,突然背后传来刺耳的刹车声,足以吓你个半死。又好像夜深人静的夜晚,两口子刚要亲热,突然有人踹门,记住,不是敲,而是踹,那一刻的惊吓,足以让男人阳萎。更要命的是,我的鼾声不但吓人,而且十分粗糙难听,就好像午间休息时,隔壁传装修的敲打声、电钻声和切割声;又好像清晨好梦正酣,窗外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鼓乐和着广场舞曲,而且不是一支,而是三四支鼓乐和舞曲的混和。总之,那声音既讨厌,又烦躁,还充满惊吓。

 我听着自已的鼾声,心惊肉跳,烦躁不安,久久无法入睡。这时,我油然想起老婆,她跟我结婚二十多年,她是如何在每个夜晚,抵御我这恐怖鼾声的袭扰,安然入睡的呢?或者说,她至今仍饱受我鼾声的摧残,只是默默忍受?据说,好些夫妻离婚,正是受不了对方鼾声的刺激呢。

 这么一想,我对老婆充满了感激和敬意。

 次日,跟老婆视频聊天时,我说起自己打鼾的事,问她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老婆笑笑说,刚结婚那一阵子,是有点受不了,但很快就习惯啦。至于现在,我不在她身边,每晚枕边少了我鼾声的陪伴,她反倒失眠睡不着了。

 瞧,生活就是这样奇妙,在爱人的耳朵里,扰人的鼾声成了催眠的乐曲……

郑州有专治癫痫病医院吗
郑州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治癫痫病很好的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