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红尘小说】雾里看花

来源: 新文学汇集 时间:2022-04-21

(一)

是清爽的秋天,碧蓝的天空朵朵悠然白云,我的心情很好——早在半月前,雨田哥就告诉我今天要上门求亲,他目光深深地说,“初妍,我终于攒够聘礼,在我们相识十周年,我要你做我的新娘……”

我十八岁,雨田哥比我大两岁,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小镇,从小到大,有什么好东西,他总会牢牢记得我;我恶作剧捉弄他,他总宽厚地笑笑;不管天气怎么样在什么地方遇到谁,他总会千方百计逗我开心……

我沉浸在和雨田哥的甜蜜里,忙碌也丝毫不觉得累——生意不错,父亲开的药铺,在我的强烈请求下,女扮男装的我在铺里帮忙——连左邻右舍都不知道药铺里清秀能干的小伙计竟是富甲一方堂堂王家的大小姐。

当初雨田哥也是一无所知的,我是以普通男孩的身份和他相识,十四岁有天一时兴起陶醉清冽的溪水用浓黑长发随波逐流被他识破,他顿时看呆了,脸红得像漫山遍野的红杜鹃。

“小兄弟,有金创药吗?”一个魁梧的男子走到我的近前。

金创药非常名贵,但只有受了重伤才用得到,我打量来人,见他二十来岁,双眸炯炯。我微微一笑,“要多少?”

“有多少要多少……”他取出一锭黄金,压低了声音,“用这个付账,余下的归你。”

我又是一笑,我王初妍岂会见钱眼开?我刚要彬彬有礼拒绝,却见他脸色陡变,风驰电掣,竟然钻到了药铺的柜台下。

几个彪形大汉横冲直撞。其中一个一脸横肉的家伙恶狠狠咆哮,“有人来买过金创药吗?”

药铺里好几个伙计已吓得哆嗦,我整整衣冠,大声回答:“几位壮士要买金创药吗?”

“太好了,这些东西好久都没卖出去了!”我麻利地取出两个小瓶,“不过壮士,本药铺有规矩金创药一次很多卖两瓶……”

“少废话,全部拿出来,不然要你们的小命!”穷凶极恶的人每一句话都咬牙切齿。

我故意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可怜样,慢腾腾将十来个小瓶摆到了柜台上,果不出我所料,那些家伙一哄而上,一扫而光,扬长而去。

我笑,那么多却没有一点是金创药。买走所有金创药让受伤的人伤重不治,如此险恶用心我怎么能让它得逞呢?

(二)

夕阳西下,太阳山一片宁静。数到第十二个山洞,我和雨田哥提心吊胆踏了进去——

那时,跑到门口确认恶人已走远,我对藏在柜台下的年轻男子说:“快出来吧,都走了!”

没有回应,我感到不对劲,一看究竟,不禁大吃一惊,七尺男子蜷成一团,不住发抖……

分明是不幸中毒,我连忙招呼人帮忙抬他到后院。父亲在制药,擅长解毒之法。

父亲瞪我几眼,我明白他的意思,招惹来历不明的人,恐怕惹祸上身——但救命要紧,菩萨心肠的父亲也顾不得冲我发火了。

我正要离开,却被一个微弱的声音阻止了,“别,别……”

我所救的男子双眼满是恳求,“金创药,太阳山第十二个山洞……”他竭尽全力断断续续说了这几个字便昏死过去。

莫非有人受了重伤,在太阳山等金创药……

雨田哥刚好这时来了,他十分反对我的决定,他说:“也不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

——但他终于拗不过我,还是陪我来到这里。雨田哥就要点亮火折子,我却脚下一滑。一声痛苦的呻吟,我竟然跌到了一个人的身边,近在咫尺。无比俊朗的男子。

“你怎么伤得这样重!”我失声。幸好金创药都在,不然眼前这人生死难料。

我飞快地帮他上药,他脸色苍白,仍向我致谢,我说:“你好好休息,我回去给你炖点鸡汤送来,你需要营养!”

“姑娘怎么称呼?”他竟然问。

“你看出我是女子?”我愕然。他一笑,指了指雨田哥,“我还看出这位一表人才的公子是你的心上人……”

他的笑有一种说不出味道,不仅仅是好看,我呆了一呆。

(三)

灿烂之极的红,轻盈的彩丝绣出花团锦簇,恰到好处的粒粒宝石熠熠生辉——如此美艳绝伦的嫁衣,谁会不满意?

菱花镜中映着漆黑的眉,清亮的眼,粉面桃腮嵌春风般温柔的笑靥……

“爹,您若不答应雨田哥,女儿将终生不嫁!”我一字一句地说,斩钉截铁,掷地有声。爱女心切的父亲终于拗不过我的坚决,定下我和雨田哥的婚期。

良辰美景,花好月圆,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早早起了床,喜气洋洋的丫环仆妇赶忙过来帮我梳妆,没多久,我就变成千娇百媚的新娘。

只等雨田哥的花轿来接了。

清早到中午,一颗心从甜蜜到焦灼,我终于忍不住掀起盖头,“怎么还没来?”

四周个个心急火燎,“误了吉时,这可怎么办?”“已经差人去沐家了,小姐不要担心……”

父亲来了,他遣走所有的奴婢,哑着嗓子,“初妍,你要挺住……”

晴天霹雳,我狠命掐自己的掌心,直直盯着父亲。

“雨田在接亲的路上出了意外,被身手矫健来历不明的蒙面人劫走……”

“估计凶多吉少……”父亲艰难地说出很后几个字,哽咽。

“他死了吗?”我喃喃。

呆了许久,我开始撕扯华美的嫁衣,“为什么?为什么……”

(四)

昏昏沉沉,我来到雨田哥的家。雨田哥自小父母双亡,勤劳能干的他靠自己的努力开着生意兴隆的木匠铺。

我女扮男装,左邻右舍看见我,唏嘘不已,“你是来请他做活的吧?”“很好的小伙子,大喜的日子怎么出了这种事!……”“娶的可是镇上很有钱王老爷的千金——”“说不定是女方命硬克的……”

我呆呆伫立,一言不发,七嘴八舌的人们渐渐散去。

“雨田哥!雨田哥!”我大叫,泪如雨下。没有应答。

“初妍,雨田哥在这里呢!”我多么渴望听到熟悉的温朗声音,可是半晌,我只有拖着软绵无力的身躯黯然离去。大病一场。

病愈已是来年春天。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凄凄,满目姹紫嫣红,自在芳草,却一再惹我湿了眼睛。

婢女小芳匆匆跑来报告,药铺来了两位气宇轩昂的公子,拜见老爷,谢过老爷救命之恩,还执意要当面拜谢药铺的伙计,言词恳切……“那仗义的了不起伙计不就是我们美若天仙的大小姐嘛——老爷问你要不要见……”

我蹙眉,莫非是易随心和柳浪。

乔装成药铺的伙计,我前往见客的大厅。

果然是那天的两个好运气的家伙——一个中了毒、一个受了伤,因为我的鼎力相助躲过了仇敌,保住了性命。

他们是备了厚礼专程来谢恩的。父亲一时不知道怎么介绍我的姓名,倒是易随心立刻笑道:“王兄弟,好久不见!”

他的双眸闪闪发亮,我红了脸——他早就看出我是女子,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还有必要这么一副小伙计的模样吗?

(五)

自从登门拜谢后,易随心成了家里的常客。

我二十岁的生日,他带我去一个小院。偌大的院落枝繁叶茂黄花娇娆,“过不了多久,这一片翠绿海洋还将酣睡青幽幽、红彤彤的大小圆果子,比无数千姿百态的蝴蝶蹁跹还要动人——”他告诉迷惑的我,“是番柿。”我立时呆住,曾经父亲去京城带回一种红润果实,说叫番柿,开水一烫就可去皮。有一种沁心的芳香,咬一口,清酸清甜满口,我极喜爱,可我所在的这个地方却并无种植,只能想念。

——他怎么连这个也知道?又是费了多少心力才种好?

“以前父亲去京城回来带了一些,我很喜欢,我们这边买不到,你……”

“初妍……”他清晰地呼唤。

我又是一愣,我的闺名我始终不肯告诉他,自从雨田哥出了意外,我已心如枯井……

“初妍,我有话对你说——”他竟然继续倾诉。我吃惊地看着他,他眼神中的炽热忽然乱了我的心。

“番柿盛放烂漫,生机盎然,是我亲自扦插、浇水施肥,每种植一株我都在想你的痛苦会少一些……”

“初妍,春去春又回,花谢花会开……我要你在明媚春光里快乐地笑,比所有的花都美丽……”

这是怎样的话语啊,我感觉心里的铜墙铁壁一点点崩溃,泪水不由自主缤纷,恣意滂沱。

他默默为我拭泪,温柔得像梦幻。

(六)

我又要出嫁了,父亲欢天喜地,比上次张罗我和雨田哥的婚事开心得多。

易随心竟然是当朝的王爷,当年因奸侫谋害受难,除掉了奸党,自是风光得无与伦比。

他对我的一片真心虽然让我难以抗拒,但我对他隐瞒真实身份还是非常生气。我说:“原来我一直都是雾里看花,我并不了解我用心去爱的男人——以后,我一定要看清楚……”

他粲然笑道,“初妍,从今以后,你只管一门心思快乐过日子……”

小芳随我嫁进了王府。他虽然尽量抽时间陪我,但王爷毕竟公务繁忙,深宅大院,我常常在小芳的陪同下闲逛,倒也自得其乐。

这天,我远远看到柳浪和总管在喝酒,便让小芳去帮我问问总管要买的完美琴瑟什么时候能到……

不一会儿,小芳回来了,却带回一个让我震惊万分的消息。“柳浪喝得醉醺醺,总管劝他不要再喝,他怒气冲冲说他曾经做了一件亏心事,所以,每到这个日子他都要使劲灌自己……”

我不关心我要的琴瑟了,尽管那是为我的夫君准备的惊喜……

我不去想并不是我已遗忘——前年的这个日子曾让我满心甜蜜又刻骨疼痛,正是我好不容易争取到以为可以相守一生的雨田哥和我的佳期……

我忽然心头一动,独自一人、大步流星去找柳浪……

(七)

他的脸已变了颜色,果然非同小可,他挣扎着问:“酒里有毒?”

我冷冷说,“再毒的酒也没有王爷的心肠毒!”

奇怪,他的双眸依然纯净,而且布满诧异。

我明明白白地说:“酒后吐真言,柳浪承认害了雨田哥……”

“初妍,我没有害死沐雨田……”他竭尽全力,可是他再也说不下去,毒酒的作用太过巨大,他缓缓倒下。

月光透过水晶帘,落在他的身上,清辉一片。泪霎时爬满我的脸。“雨田哥,我替你报仇了……”我念叨着,稳稳地端起剩下的半杯酒。

我提出要和他月下对酌,他不知我的用心,死于非命。明日整个王府,甚至全天下都会轰动,文武双全叱咤风云的王爷竟然被新婚的美貌王妃毒杀……

我已经如愿替雨田哥报了仇,应该死而无憾了吧?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如此难过?

“王妃!”一声大喝,我回头,柳浪高大的身影。他扑到了王爷的跟前,明白了一切。他沉声说:“我怕我酒后乱说话误了事,所以过来——王妃,你对不起王爷!……”

“多少官宦小姐名门淑媛对王爷一往情深,可王爷唯独对你一见倾心、念念不忘——是我瞒着他在婚礼当日劫持了沐雨田……”

“可是放弃和你成婚是沐雨田自己选择的,我没有逼他。一个被金钱权势美色迷惑的男人,你却为他伤害真正爱你的人……”

句句千钧,如刀狠狠剜割我的心。我目光呆滞,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可恶的毒酒洒落,“你骗我……”

“我可以带你去见他,他现在就在京城,活得很好……”

(七)

我竟然犯下无法弥补的过错,亲手毁了自己的幸福,害死深爱自己的男人……

我猛地拔出柳浪的佩剑,寒光闪闪,我要用它来结束所有……

一阵特别的芬芳——阴曹地府也有美好的花吗?我疑惑着,看见小芳向我走来,“王妃,您醒啦……王爷说您很喜欢闻番柿的味道……”

王爷?原来我们已在黄泉相遇,但小芳怎么也在?不对,分明是躺在王府卧室香软的大床上。

“奴婢参见王爷!“小芳恭恭敬敬的声音——他挺拔的身影赫然而立。

“初妍,你知道吗,我们有孩子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对昨晚一切只字不提,我却不能不问。

“柳浪眼疾手快夺了你的剑,我昨晚一直在昏迷,什么也不知道……”

“初妍,以后无论如何,请你不要做傻事……”

我听呆了,是的,我真的很傻——长久以来,一味沉醉,却……

后来,我才从柳浪口中得知我去药铺被他发现,是他悄悄将致命的毒药换成可让人酣睡的妙药。

我感激柳浪,如果不是他,我铸成的将是怎样的大错。现在,我想,我要花点时间,好好用心,看仔细,想透彻了。

(八)

那婀娜身影,分明是韶华女子。

当她忍不住凑到我床前时,我猝不及防扯掉她蒙面的轻纱,霎那,我目瞪口呆。

那张脸和我的一模一样。

是末妍,我多日不见的孪生妹妹。

“姐姐,你享受爱却忽视爱……雨田哥有次已经发烧你却一无所知执意让他为你采水中央的莲蓬;他的母亲去世,你却没有一句安慰的话,因为你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眼中无尽的悲哀……”

“刚开始我出于好奇打扮成你见他的样子,只是觉得和他在一起玩很开心,天长日久,我发现自己不可遏止地喜欢上了他,而他有一天,揭穿了我伪装的真相,原来他早就知道我不是你,但是,他说,快成亲才发现自己想娶的另有其人……”

原来,真相是这样让人难以置信。末妍原本和雨田打算要私奔,却苦于种种伤害,是不知情的柳浪找上雨田,阴差阳错帮了大忙……

末妍的话一句句刺进我心里。半晌,我挤出一句:“爹娘一定很想你,你有时间回去看看吧。”

难怪我等不来新郎婚礼的当天末妍也失踪了,是和心爱的男子远走高飞了。

“是我求姐夫要来看你的——姐姐,我很想你……”末妍清泪点点,“对不起!”

我忽然一把拥住她,细细端详,粉面朱唇,艳如桃李,得到自己所爱,应该很快乐吧?

(九)

曾经有个相士指着我说,“此女贵不可言……”——那时只有三四岁,我的额头正中隐约有个梨涡,末妍没有。

我的妹夫在还是雨田哥的时候心事重重问过我,为什么那么相信他,我说为什么要不相信呢?相信就是幸福……

视我不啻珍宝的父亲在我出嫁前,语重心长地说,“侯门深似海,可是爹相信你能过得很好……”

我不说出来,顾不得铺天盖地的惊慌锥心刺骨,我紧紧尾随和别的女子谈笑风生还大大方方带回家的我的夫君。

不出所料,他对她窃窃私语一番,独自回到我们的卧室。他出去时曾再三叮嘱我有孕在身,休息很要紧。

我装模作样,“你总算回来了,你陪我上街好不好?我们去买些布料为我们的小宝宝做衣服,还帮忙挑选可爱的玩具——要爹娘亲自做才有意义……”

他找不到理由拒绝,便说:“中午很犯困,你睡一会再——”

我点头,顺从地宽衣上床,闭上眼睛。将我散乱的发丝理整齐,他轻轻走开。一出门,脚步立即加快,真是迫不及待……

很奇怪,他连她的手也未牵,她急急跟着他进了屋,前往以为我熟睡的地方,东张西望。一双盈盈秀目,面容却看不见……

我失笑。此时,一双伶俐可爱的儿女在眼前嬉戏,俊朗伟岸的他温柔地陪伴身边——

幸福比用力掐掌心的疼痛,还要真切。

长春治癫痫病去哪里的医院好
西宁癫痫病专业医院比较好
老年癫痫的药物治疗能有效吗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