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诗 > 正文

是不是

来源: 新文学汇集 时间:2022-07-14

是不是我离开你就不能活,喊着你那酸溜溜的名字。让我酸掉牙跟,像是永远找不到方向,要依靠你,不依靠你就会失去所以,一切证明你的字句用完你将要去何方。

留一点空间给你,留一秒时间的寂寞,或者永恒是你很终的归属,要哪些永远不会掉落的花朵,在装饰你那些落英缤纷的紫色梦幻,我看到了,那些在耻笑与花相伴的历史,说那些以花为伴的日子,沉没了,岁月落红的落寞,就这样,和那样的凋谢了。没有时间了陪你的人儿啊!只在寂寞的无聊中乱转。

三天前发生着一次惨烈的悲剧,年轻的爸爸,正在孩子高考这一天,和朋友喝酒回家,酒后余兴,开车把所有的朋友送到家,自己在返回家的路上迷失了方向,一辆货车在路口等红绿灯,而他酒量度数超标,小车追尾,冲进货车尾座,车毁人亡,有三个路人,曾想相救,车卡在货车里无法施救,当120赶到,发现此人脸部已面目全非,生命如此的可贵,生命有如此的脆弱。每个人都在替他惋惜

当他倒在血泊中冷冻了三天,等待儿子高考结束,回到家中哭的死去活来,年轻的妻子,如苍狼般声嘶力歇的哀嚎,划破整个儿沉静的黑夜,一个家族的家人身穿白色麻衣,装扮了整个街道的暗淡,哀鸣的音乐响起,那舞台上,凄苦的哀怨在空中深深回荡。

妻子的哭声被有心人用麦克风在慢慢传递着,响彻天空,在拥挤的人群里人们都在默默掉泪,不想去目睹这一切,害怕眼眶包含不住泪滴,心情控制不了情绪,只是想在默默的说一声,兄弟你请走好。就象一朵花的逝去,就像一朵血色的玫瑰,在静静的散发着芬芳。很多人说;在他的身边坐着一个女人,她手里拿着一朵玫瑰在对他微笑,我在极力阻止他们说的那些没有根据的话,或许,他真的看到了玫瑰。人们都是信非信的言传着,我想他一定是看到了玫瑰。

我在默默的祈祷,祈祷那些曾经的落红漫天的纷飞,那洒落一地厚厚如紫的花瓣,在慢慢的枯萎,想过站在你的身旁,时不时的为你剪几朵插花,呆着没事,喷洒撒点水。或者不注意,掐下花朵里不小心,寥落的棉铃虫,不用再为是是非非而留念与驰足的脚步,也许一切过于趋向于人们对于美好事物的想象。想象一切美好的事物,不沾一丝人间烟火,或者那些群峰舞蝶的日子里,招惹的蝶舞翩翩飞。

是不是我离开你就不能生存,或者是那样吧!是不是是那位年轻的妻子,哀嚎的声音,让我看到了,她的悲戚。那是因为她太过于温柔,或者我被她所感染,可是我总还是,那样不会装模作样的,学会她那样的娇柔与豪放,和悲戚。

那样百依百顺,是不是我离开你就不能生存,那是因为我与她截然不同。

而每个人都不同,百样的人生,五味俱全,只不过 ,人生过于公平,人老病死,花开花落,花有轮回,而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而我应该选择珍惜。对吗。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原发性癫痫病治疗常见的方法有啥
癫痫病去哪里治疗好
北京癫痫到底能治好吗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