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论诗体的融合之美

来源: 新文学汇集 时间:2021-08-13

论诗体的融合之美

诗被看成美的艺术,除了其话语蕴藉的意境美外,还有其存在的形式美。从诗歌的演变历程来看,大致经历了从古体诗到近体诗再到白话诗的演变。对于古典诗词中的唐诗和宋词,分别创造树立诗歌艺术两座高峰;对于现代诗而言,是随时代的变化和社会时事的需要而孕育创造。从诗的形式美来看,四言诗.五言诗再到七言诗,都有自身的独美;绝句.律诗除了以其言尽而意无穷的意境取胜外,其平仄突出.音韵和谐以及对仗工整,是唐人刻意追求诗体美学风格,并将这种艺术的美发挥到了有限。无论从题材到风格,都一网包尽。后来的宋人只好另辟蹊径,从专供宫廷民间享乐的词曲中,将词的艺术美推到顶点,以其音乐节奏之美,与唐诗这座巍峨的艺术高峰而相对峙。对于五四新文化运动后所提倡的现代诗,倘若从古典诗词中汲取美的因子,融合到自身的意境风格中,会产生什么样的审美属性呢?

在融合之前,不妨赏析一段古典诗词。如李白无言绝句《独坐敬亭山》:“众鸟高飞尽,孤云独看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从这首诗语言层来看,句式对仗工整,平仄突出。“闲.厌.山”都紧扣音律,体现押韵;从意象层来看,以“众鸟,敬亭山,孤云”化象为言,营造出一幅生命超然情趣图。这是古典诗词独有的美,正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如此看来无论古典诗词和现代诗,大都具有三美,但绝句.律诗以及现代诗少了一种回旋过渡参差不齐句式美。看看苏轼《水调歌头》下阕几句:“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从整篇来看,这些三字句和一个四字句,无疑起承上启下,体现过渡回旋之美,而且颇具神韵,也使通篇呈现参差不齐的句式美,而且勾勒的意境自然也美妙绝伦,也兼顾了押韵和谐的音乐美。

综上不难看出,古典诗词都以意境深远节奏突出音韵和谐而独树风姿。以言表象,以象表意,句式变幻,节奏铿锵,音律柔美。尤其是宋词与音乐相靠紧密,但这些自身独有的美学风格,对于今人而言,若没有专业性研究和深厚的文学素养,很难在其基础上继承创新,以达到超越。而现当代的诗歌对于业余文学爱好者而言,虽颇感亲切美好,但比起古典诗词,总少了几分神韵和华彩,尤其是当代散文诗,虽然文体形式自由,句式参差不齐,有一丝内在的结构美,但往往由于创作主体忽略音律,显得音乐性不足。意境方面自然相对古典诗词逊色许多。若将各自的独美吸取融合,那自然克服诗体自身的不足。那融合的诗体,又有什么样的独美呢?

不妨看看这首诗《冬末思妇》:“又是一年冬末时,茫茫混空,欲飘万里雪。凄凄寒舍,书香不耐五更寒,沉睡梦里,把伊人见了。两年前时,醉酒朋欢,酒壮英雄胆,簪心事。人生谁无痴情醉,江南一梦,独自空悲叹,二十八年情愫,谁家闺秀知晓?才人应悔江南去,天京梦里夜夜心”。从这首诗结构特点来看,兼现代诗.古典诗词融为一炉。诗头前三句,通俗易懂,有现代诗的特点,凄凄寒舍到簪了心事,化用宋词句式入诗,后两句化用七言律师,于末尾营造意境之美。整篇来看,既不像典型的现代诗,也不像完全意义的古典诗词,似乎囊括了他们各自的独美,介于它们之间,不妨称它为“散诗词”。它抛开宋词严格的词调规律束缚,忽略了唐诗音律平仄要求,又不失其意境之美,同时兼有现代诗的通俗亲切之美,这就是诗体的融合之美。不过从这首诗融合的成分来看,其诗文自数量还有句式与宋词颇为相近,就像一首“散词”。对于今天的文学爱好者而言,完全可以忽略宋词严格词调要求,随心所欲,各取所长,融合一体,尽显文体多样之美。

如果要给呈现这样美学风格的诗归个类,不妨称之为“散组诗”。

哪些医院治癫痫比较好
癫痫病能治得好吗
羊癫疯军海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