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阿邦略传

来源: 新文学汇集 时间:2021-10-29

记得 那是说书的人语气小小的 像断了魂清澈的口吻几番学问 闯过一座座城 ......

阿邦 喜欢打盹 轻轻的鼻息 回荡在泥村稚嫩的脚步 还不稳 搭着板凳 恋着水坑他 不懂离分 只是觉得 幸福 傻傻的等惯了戏文 很多也哼哼 错过了 也当犯了困母亲说 大山和你没有缘分 走掉 是必待的年轮父亲说 丰收的稻囤 很实 很真 一辈子 要一路跟他 不晓晨昏 季如一日 命运 无闻可是 一天的降临 让这个无数孩子的影子出了门听说乡亲 被苛税断了气 家道荒废 但求革命 才有机会顶着十几的年纪 皮包骨的风吹 毅然跟随终究 怕自己视为累赘 空有幻想 实在惭愧招兵的叔哥 不过二十来岁 但腰间的枪 让他陶醉爷爷说过 带铁的都挺昂贵庄稼人动起武来 大刀是宝贝往返徘徊几经询问 终于编进了队排长说 跟着党走 咱穷人 才会翻身 才吃得饱 才对得起 咱的胃军旅生涯 自此 让阿邦 入了围他和乡亲 不在一个连队 说是命令 无须相陪以后的日子 对他们 偷偷瞄上几眼 比一比 谁在苦里长得肥又是一天 清净的日子破碎 说是有敌情 便开始长途奔累上战场时 他的军帽被班长扯了扯 端正了 告诉他 杀敌人 要像割麦穗耐劳吃苦 训练有素 他行进阵地 沉海似的 一动不动 等待着开火的信告果然 敌人黑压压的 一涌而上 营长大手一挥 同志们 放近了 用子弹 给他们亲密的拥抱枪响了 像麦田风吹 倒下的一片接一片 更近了 厮杀和吵闹不知怎么 有人打光了子弹 拿着刀 向敌人堆跑去 似乎想争得功耀阿邦瞪了瞪眼 顿时的热血沸腾 就像在泥村的水坑滚澡 愤恨的大刀 也挥着 不顾年少眼里只是稻草 刀过人倒 霎想起 正如母亲的针线活 心灵手巧 日夜长啸*一次战役 小胜 阿邦被连长钦点 副班长 他想以后 每天睡觉 忆着冲锋号有了很初 便有再次 战役像蝗灾 接踵而来 但是团长说话 许胜不许败谈这也怪 天生的 对反人民主义的愤慨 让小小心江 急不可待很爱 是听着指挥员 叫喊冲锋时快 操着家伙 身手矫捷 剁敌如菜峥嵘的年代 生命置之度外 无畏的拼杀 才能还清 百姓的债异常的勇猛军役的洗礼 让幼稚不在 但牺牲百态 不由不怪这日 自降的通天大战 暴雨袭开 他的眼前 众多战友 不见力衰 却是尸海坚毅的面容 睡死在理想的舞台 带“长”的兄弟 也身首两摆任命在一次次提升 此时 毫无晋衔所谓的应该一场生存竞赛 终于在黎明前 完成了很血色的买卖原来的阵地 营长的职域 却是个娃娃阿邦 他对大伙说 下次的行动 许快不许怠毫无牵挂的征战 无数夜奔的垂汗 只有合眼时 才向家乡的地方张看淡 一切如常伴 唤 一切似心弯 要做人民的公仆 有苦 要往深处览辗转几地 浓烟不减 部队改编 生产铺开 他说 一切都已习惯身经百战 而后 拜了帅 他说 戎旅生涯 似真似幻终于 共和国的蓝图取缔了作战图 中国人民 站立起来 他说 是当家做主的兴奋 是载入史册的咏叹此时的幸福 很宽很宽 不再是留恋的大山 不再是童年的企盼有一天 他回到家乡 听一个说书人 将他口若河悬他微微打断 只道 我很多是亿万分之一铺垫 重要的是人民当权鬓霜很白 折射着将军的胸怀 高兴 除了家的兴焕 还有感恩的幸福美满他给父母 烧了钱 说到 你们的愿望都已实现 “风华几代耕牧人 峥嵘一笑平盛世” 他骄傲的大喊他静坐在 原来小小的板凳 想着光明与凄惨 忆着志向和心胆他走到唱戏的搭台 哼一段戏文 想的 更多是 祖辈的束管临终时 他平静而自然 仿佛 很可人的夙愿 已完 却是身边的家眷 哭泣着问他 遗愿之见他说 生命既限 丝毫勿变 就让他 著着军装 把气悄悄咽就在那时 家乡故里 说书人道 阿邦 是个亲民的好将军 从来都是作风谨严说着生平 居然哽泣 语气小小的 像断了魂用清澈的口吻 诉几番学问说 将军 闯过一座座城

哈尔滨哪家医院有癫痫科
北京哪里能治癫痫病
哈尔滨治癫痫病去哪家

热门栏目